栏目搜索 站外搜索

死亡名单

热度: 780

撰稿时间: 2021-12-03

《今日说法》十大奇案之一

推荐区
共计5105个字,预计阅读时长18分钟。

开播了20年的央视王牌节目中,《今日说法》必须排名第一。
烧脑悬疑,头皮发麻,一出出惊天奇案,怕是电影都不敢这么拍。
但偏偏,这些令人咋舌的案件,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今天要讲的这一案,算得上是《今日说法》有史以来最紧张刺激的一期。
争分夺秒,惊心动魄——《死亡名单》

《今日说法》20130928期
《今日说法》20130928期

2013年3月26日,素有小桂林之称的广西罗城,发生了一起命案。

在县城宾馆,例行查房的服务员打开房间时,遍地血迹,凌乱不堪,墙边还露出了一个人的脚。

见到此景,服务员没敢继续看下去,迅速跑出房间报警。

案发房间位于县城酒店的7楼,是一个普通的标间。

警察一到现场,便看到有一名男子倒在床边血泊中,脸冲下。

经勘验,男子的头部遭到钝器打击,已经死亡。

《死亡名单》

死者年纪约20岁上下,大约在上午12点死亡。

在靠近尸体的墙面,有大量迸发的血迹,和被重物刮擦的痕迹。

由此可推断,生前死者曾与凶手进行过较为激烈的打斗。

在床上,警察还发现了一枚子弹和一个手枪套,但却不见有手枪的痕迹。

《死亡名单》

警察判断,手枪应该是被凶手带走了,县城人民很有可能已经陷入危险之中。

而接下来的发现,让在场所有人再度陷入恐慌——床下有人?!

《死亡名单》

就在床边,技术人员用灯打光往床底下看的时候,发现了一双男人的脚。

躲在床下的这个男人,究竟是死是活,又会不会是那个拿着枪的凶手呢?

现场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

在商量过对策之后,勘查人员进行了一番武装戒备,把床垫掀了起来——床底下的这个男人,也死了。

《死亡名单》

仰面躺着,年龄约40左右,和上一名死者一样,头部也遭到钝器敲击而死。

死亡时间大约在上午10点左右,比上一个死者早一个小时。

光天化日之下就发生了两起杀人案,性质实在过于恶劣。

当天早上9点,宾馆服务员就对这间房里发生的事情充满疑虑——

即便把门关紧,也依然能听到打斗的响声,很是不寻常。

敲门询问之后,房间内镇定地回答道没事。

《死亡名单》

由于值班经理和服务员都是女性,不敢贸然行事,便一直等到下午,房间里没有动静才敢进门查看。

从两名死者的姿态来看,肯定不是二人搏斗致死。

二人的致死伤口几乎完全一致,都是在后脑部,而且经过了多次击打。

与此同时,有一位警察认出了其中一名死者的身份:40岁的那位死者,名叫谢军,罗城本地人,家就住在县城。

《死亡名单》

据妻子回忆,早上9点的时候,谢军接到了一通电话之后便出了门。

中午的时候妻子还打过一通电话,有一个不是谢军的人接了电话,声称谢军去上厕所,回来之后会给她回电话。

在那过后,就再无音讯。

谢军在罗城开了一家KTV,平日里广结善缘,甚少和其他人有矛盾冲突,对于丈夫的突然离去,妻子很是震惊。

与此同时,技术人员在另一名死者身上发现了一张身份证:死者名叫小伍,20岁。

《死亡名单》

小伍的家中只有爷爷奶奶在,因为小伍最近在县城学开车,路途遥远,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回家。

从两位死者的家人处调查,并没能收获什么和凶手相关的有效信息。

此时,宾馆房间内又发现了一些沾有血迹的男性衣裤,在卫生间里也发现了沾有血迹的毛巾。

《死亡名单》
《死亡名单》

由此推测,凶手是在与死者搏斗时,衣服上沾染了血迹,之后洗过澡,换了衣服才离开了现场。

警方提取了房间内的血迹,送到检验科进行查验。

并调取了宾馆的监控,查看人员进出的时间与轨迹。

上午9点59分,有两名男子进走进了这个房间。从身材上判断,画面中右边的男子应该是死者谢军。

《死亡名单》

而左边的男子,有些秃头,显然不是另一位死者小伍,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中午12点34分,这名有些秃头的男子戴着棒球帽,只身一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死亡名单》

好巧不巧,当天宾馆的入住登记系统坏了,无法查找开房人的姓名。

根据前台服务员回忆,开房人是一个大概4、50岁的中年人,身高约在1.6到1.65左右。

身材微胖,前面头发有些稀少,应该是秃顶。

《死亡名单》

和监控录像对比确认,前台服务员确定,他就是开房人。

服务员补充道,他带着本地口音,大约在早上7点开的房间。

但最诡异的是,他一共开了有三间房。

《死亡名单》

警察立即让服务员打开另外两间房,里面的东西并没有变动,也没有人住过。

嫌疑人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开了三间房,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与此同时,血液检验结果出来了——果然,现场一共包括了有三个人的血迹,其中两个是死者,剩下那一个很有可能便是嫌疑人所留下的。

《死亡名单》

只要嫌疑人曾有过前科,进行DNA比对,就能找出凶手。

但DNA比对结果,还要需要花费几天时间的等待。

接着,现场又有了新的重大发现——洗手台下方的垃圾桶里,出现了撕碎的纸片,上面似乎记下了一些文字和数字。

《死亡名单》

其中的一张碎纸片上,写着两个字“老戴”,旁边还有一个电话号码。

拨打电话,也无人接听。

经过查证,这个“老戴”不是别人,正是死者小伍的父亲。

《死亡名单》

当务之急,便是将这些碎纸片恢复拼凑,搞清楚小伍父亲的名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纸片已经被水泡软,字体模糊不清,但技术人员还是立马将100多片碎纸带回公安局拼接。

《死亡名单》

同时,警察也一直试图和老戴获得联系。

通过老戴的父亲、也就是小伍的爷爷说道,老戴大概在中午12点左右接到了一通电话,就出门了。

还带着猎枪和狗,是开车出去的,说是跟朋友去柴虎山打猎去了。

《死亡名单》

终于,技术人员传来消息,有一张碎纸片被拼了起来。

起初,大家都以为这不过只是一个宴请名单;

实际上,这份名单远比想象的要恐怖许多。

其中一张纸上写着,“县城客人名单及联系电话”,一共有8个人,死者小伍、谢军的名字也包括其中。

《死亡名单》

在每个名字前面都写有时间和编号,名字后面还附带着联系方式。

小伍的名字写着10点,谢军的名字前面则写着11点。

在纸上还写着一些物品清单:水果刀、铁棒、枪、开三间房……

《死亡名单》

有哪一家人宴请宾客会用到这些东西呢?

警察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首先,小伍和谢军都是因为受到钝器击打致死,与纸上所提及的铁棒吻合;
其次,现场发现了枪套,对应了纸上的枪;
接着,在宾馆监控中,嫌疑人是戴着棒球帽离开的,对应了纸上的鸭舌帽;
还有嫌疑人一共开了三个房间,也对应了纸上的开三间房;
最后,谢军和小伍名字前面的时间,和他们二人推断的死亡时间,完全符合。

这绝不是一份请客名单,而是一份周密的杀人计划。

那么纸上的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就是现在不见踪影的老戴。

警察立马赶到柴虎山,寻找老戴的痕迹。

听路过的村民说,见到了和老戴一起上山的那个朋友,是一名中年男子,还戴着一个棒球帽。

在看过宾馆监控视频之后,村民确认,那个和老戴一起上山的,就是这名男子。

这个人手上很有可能戴着枪支棍棒等凶器,老戴目前凶多吉少。

此时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距离老戴出门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

《死亡名单》

罗城县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下辖的各个乡镇都在群山环抱之中。

而老戴去的柴虎山,绵延数十里,山路错综复杂,草木繁盛,人迹罕至。

如此复杂的地形环境,加大了搜索难度。

警方特地调来了警犬一同搜寻,很快地在山脚下,发现了老戴的皮卡车。

但是车上空无一人,他们确定,老戴一定是上了柴虎山。

《死亡名单》

然而在山上搜寻甚久,连警犬都疲惫不已,都一直未能找到老戴的身影。

下午6点,原本疲惫不已的警犬,开始变得有些狂躁。

大概快要到山顶的时候,警犬开始向一个方向猛扑,便看到了一只本地的土狗。

如果没猜错,这应该就是老戴带上山的那只狗。

跟着狗往前走,它们在一片松树林前停了下来。

有一个人侧卧着躺在松树下,脸上盖着一顶草帽,看起来像是在休息。

掀开草帽之后发现,这个人的头部流着血,脸上也满是血,他也已经死了。

《死亡名单》

经过老戴家人辨认,这就是老戴本人。

他的致死伤口在头部,和之前在宾馆的两名死者一样,也是被棍棒之类的钝器击打造成的。

搜寻现场,并未发现任何凶器,而且就连老戴的猎枪,也很有可能被凶手一并带走了。

这么说来,凶手身上不仅有棍棒,还有一支手枪、一把猎枪,十分危险。

《死亡名单》

在晚上7点,100多张碎纸片终于都被完全拼了起来,一共有三张。

上面除了写有铁棒、枪、鸭舌帽等内容之外,还有26个人的姓名、电话。

名单中的三个人已经被害,还有剩下的23个人,危在旦夕。

而纸上的一句话,更是让人心惊肉跳——“不管男女老少,看到一个毙一个。”

《死亡名单》

警察立马给名单上的“客人们”打电话,并赶往离老戴被害地点距离最近的,腊洞屯的村主任许覃飞家中。

晚上7点半,警察到达许主任家中,幸好许主任安然无恙。

但他们也不能就此放松警惕,许主任以及整个腊洞屯,都有可能陷入危险。

在与许主任的交流中,许主任提供了一个嫌疑人的方向:

会与全村有矛盾的,只有一个叫做覃文会的人。

在辨认了宾馆监控录像截图之后,许主任确定,这个戴着帽子的男人就是覃文会。

《死亡名单》

案发6个小时后,警方终于确定了嫌疑人,49岁的覃文会。

对于覃文会杀人的事实,许主任不敢相信。

不管是从相貌,还是他往日的为人处事,都不像是一个杀人狂魔。

村民们谈起对他的印象,都是“斯斯文文”、“好像杀鸡都杀得难死的人”。

《死亡名单》

在晚上8点左右,突然两声巨大的枪响,打破了夜晚的寂静。

枪声是在从距离腊洞屯不远的河边传来的,待警察赶到,碰上了一位村民大喊救命。

村民老陈在河边电鱼的时候,听到岸边有人跟他说话,正要转头回答时,就感觉有颗子弹从耳边飞了过去。

“第一次是拿手枪打我,没打中,接着就打了第二枪”。

此时老陈才反应过来,这个人是要杀他。

《死亡名单》

在打斗过程中,拿来防身的电鱼器,把猎枪打断了。
经过辨认,这把猎枪正是老戴的,同时,警察还意外地发现了一把手枪。
直到晚上9点多,派出所接到了一通要自首的电话。
一天杀了三个人的覃文会要来自首,警方保持怀疑。
到了约定的自首地点,覃文会出现了,警察立马将他控制,一举拿下。
杀人犯终于落网。

《死亡名单》

但看覃文会的样子,并不像是个穷凶极恶的人,更无法让人将他与杀人魔联想到一起。
覃文会曾经在腊洞屯当过老师,教语文地理等科目,还曾被评为小学高级教师。
虽然工资不多,只有两千多块,但生活也算还可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死亡名单》

但后来,覃文会看到村里其他人开始做生意赚钱,使得他也有些蠢蠢欲动。
碰上2003年,当地林业改革,林场允许私人承包。
覃文会掏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还外借了一些钱,和朋友一起承包了一块林地。
生意越来越有起色,钱也越赚越多,覃文会便开始扩大经营规模,前后买了8000多亩林地,还开了木材加工场,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大老板”。
这时,老戴和谢军便找上门来,想和覃文会合伙做生意。

《死亡名单》

但这两个人都不想投钱,只想占干股,等年底分红。
覃文会心里并不愿意,但迫于老戴和谢军以“搞残他”为威胁,被迫和他们一起合伙。

《死亡名单》

结果,老戴和谢军还以覃文会的名义借了不少高利贷,让覃文会负债累累。
但这也只是覃文会的一面之词,关于这件事,谢军和老戴的家人并不知悉,只知道覃文会曾欠了他们很多钱还没有还。

《死亡名单》

案发当天,覃文会也是用“还钱”的借口,将谢军和小伍分别约到了宾馆中。
先是趁谢军不注意,将他一棒打死,把尸体拖到床底下藏好。

《死亡名单》

接着又用同样的借口,用铁棒袭击小伍,没想到却没能将小伍一棒打死,两人又搏斗了许久。

《死亡名单》

就在小伍将死之际,听到声响的服务员来敲门,覃文会便敷衍了事,打发走了服务员。
在离开宾馆的时候,覃文会还到前台续房费,并叮嘱服务员不用打扫。

《死亡名单》

下午的时候,覃文会便用打猎的借口约老戴出门。
老戴背着猎枪,覃文会并没有把握能将他一招毙命。
于是,覃文会让老戴去挖笋,趁着老戴放下枪的时候,用铁棒将其打死。

《死亡名单》

果不其然,覃文会下山之后,就是往腊洞屯的方向走去,想要继续自己的杀人计划。
偶遇了河边电鱼的村民,他便想着:“绝对要杀他们村中一个人!”,接着向村民开了两枪。

然而,两枪都没有打中,反而与村民又打了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他所有的武器都被打断,仓皇失措的覃文会觉得自己已经走投无路,才选择了投案自首。

《死亡名单》

原本为人师表,也曾是文化中人,却因为钱和仇恨,走上了犯罪的不归路。
这样的选择,实在让人唏嘘不已。
想要过上好生活,是所有人的梦想和追求,这无可厚非;
但当面对欠债危机以及经营挫折时,覃文会并没有想办法去找出源头,解决困难, 而是把一切的错误全都归结在外部原因。

《死亡名单》

在他看来,只有把这些债主全部杀光,把这些毁了他的人全部铲除,才能解决问题。
如此扭曲而严重的报复心理,让他制订了这样一个周密的26人死亡名单。
而令人咋舌的,还有根本与此无关的无辜人——小伍。

《死亡名单》

就因为他是老戴的儿子,斩草要除根,要避免他对自己进行打击报复,所以也一起杀了。
当他杀红眼了之后,债主是谁已经不再重要了,只要出现在他面前的挡路人,便是他要杀掉的人。

《死亡名单》

如此变态扭曲的想法,实在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我们无法想象,身边那些温柔和善的人,是否会因为不能再小的一个种子,而燃起歹心;
我们更无法揣测,到底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人被极端利己主义所纠缠。
每个人的人生路上都会遭遇不公、挫折,甚至是失败,关键是用什么样的态度来看待这一切。
一味的怨天尤人,把自己的痛苦加诸到别人身上,并不会把痛苦减半。
给别人造成伤害的同时,也正把自己推入深渊。

*本文作者:DD

原创:Douban编辑部
  1. 网站投稿: 推荐网站&使用经验,可以附带投稿人的链接,公众号等宣传信息,投稿邮箱:young-mail@qq.com;
  2. 本站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仅供学习参考,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本站不对您的使用负任何责任。

网友喜爱

      推荐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