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搜索 站外搜索

舆论大师

热度: 645

撰稿时间: 2022-01-12

睡前故事

推荐区
共计13375个字,预计阅读时长45分钟。

1.

事情的起源,大概要追溯到五年以前。

那个时候我大学刚毕业,正巧遇上了史上最难的就业季,尽管我读的是三流院校,却不甘心给别人打工,又懒得去考公务员,因此几次面试失败后,我心安理得地“宅”在家里开始啃起了老。那个时候我爸妈天天在我耳边絮絮叨叨,逼着我去找工作,但我依然每天躺在床上刷刷微博、看看新闻,还时常到各种论坛或是别人的评论里和人吵吵架,借此发泄对生活和社会的不满。

有一次,我和一个人在网上因为观点不同足足吵了一个小时,但我这个人很奇怪,即使吵得再凶再生气,也不骂脏话,我希望用自己的逻辑和理论去打败对方,没想到吵到后面,那个人也不反驳我了,直接给我发了私信,问我现在在哪里工作。

我看到消息不禁冷笑三声,心想,怎么的,难道吵不过还想直接约架不成?

没想到那人跟我说,他很欣赏我的这种吵架方式,有立场有态度,逻辑性很强,虽然冲动但不会搞人身攻击蹦脏字,问我要不要来替他工作,他会给我开一个不错的薪酬。

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在耍我,还对他冷嘲热讽了一番,但在他非常诚恳地给我发了他公司的资质,还有地址电话后,我终于算是相信了他。

我心想,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啊,和人吵架还能吵出个工作来,当时我正愁没事儿做,很爽快地就答应了,甚至都没有问他具体是要我去做什么。而我爸妈听说了之后,更是开心得不得了,我觉得只要我不在家躺着,就算是被卖去挖煤他们都愿意,于是他们立马替我买了张火车票,像送瘟神般地把我给送走了。

当奔波了两天,来到那个人所在的城市后,我在一个异常偏僻的城郊居民小区里找到了他的公司,一套百来平米的三居室,里面坐着七八个人,摆了十几台电脑,环境凌乱不堪,像极了小时候去过的黑网吧。那个时候虽说已然入秋,但天气尚未转寒,闷热屋子里弥漫着一股令人不悦的气味。

其中一个有些微胖的中年人见我捏着鼻子站在门口,便起身从房间里走出来,把我叫到了楼道里,点起了一支烟。

“你是之前在网上联系过我的小郑吧?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我们公司的CEO,也是创始人,我叫刘凯瑞,你可以叫我大刘,或者叫我的英文名Carrey,这是我的名片。”

接过他的名片,我看了一眼,上面写的是“凯瑞网络公关公司”。

“网络公关公司?”我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的,网络公关,但……我们不做品牌营销,也不做产品推广……”

“那究竟是做什么的?”

“这个嘛,等你正式加入了我们,我才能告诉你。”他有些神秘地抽了一口烟说道。

后来我才知道,这家规模不大的所谓“公关公司”的工作其实是在暗地里用各种手段来控制互联网的舆论,炒热话题。他们能够影响甚至彻底改变某个事件在网络上的舆论走向,小到个人,大到企业的业务他们都接。

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大刘在客厅里给我们几个新人做培训。

“为什么要控制互联网舆论?你们知道现在我们国家有多少网民吗?将近6.5亿!差不多每两个人里就有一个人上网,那你们知道现在网络的力量有多强大吗?想要捧红谁很容易,想要‘人肉’谁,曝光谁,更加容易,因为愤怒比其他正面的情绪更加容易煽动,想象一下,上亿人的愤怒是一把如何锋利的刀,我们要做的,就是根据客户的需求,把刀刃挥向他们希望的方向。”大刘挥汗如雨地对我们说道。

“我有个问题,这个事情,难道不是违法的吗?”我有些胆怯地问他道。

“什么是违法,造谣违法,骗人违法,提供虚假信息违法,我们要做的只是带带节奏,而且网民的智商并不低,他们没那么好骗,但他们的情绪容易被煽动,我们利用的就是这一点,挖好坑让他们跳,给出前提条件,让他们用自己的逻辑得出结果。记住我们的原则,永远只提供信息,而不是观点,要知道,人一定会选择性地去看见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

于是,我终于知道大刘为什么会在网上选中我了,我的思维很清晰,和人吵架的时候也总能觉察出对方的观点,懂得如何去利用别人的弱点和破绽。

“那我们究竟要怎么做呢?”我们其中一个人继续问道。

“这个不用着急,你们跟着做,一点一点就会学到,但首先得给你们布置一个小作业。”

“是什么?”

“你们一人去注册五十个微博账号,记得不要看起来太像水军的那种,网络上找点美女照片做头像,多发些鸡汤心情,转发点锦鲤什么的。”

2.

由于公司规模很小,一开始我们根本就接不到任何活儿,工资也迟迟发不下来,加上办公条件非常的差,我们都萌发了诸多不满的情绪。不过,大刘倒是显得非常淡定,他安慰我们说,做任何大事,一开始吃苦都是难免的,别看我们现在在城郊的小区里,一年之后,保证你们搬到市中心的写字楼里。

“可是没人找我们,我们从哪里赚钱啊?”

“给你们电脑就是让你们多刷微博,热门话题、头条新闻什么的给我一分钟刷一次,有成为大新闻潜质的事件,你们马上向我汇报。”大刘胖手一挥,颇有领导风范。

这天下午,在被大刘否掉了无数新闻后,我在微博上忽然看到了一个“富二代餐厅殴打服务员”的话题。

“大刘,有新闻!”我连忙喊他过来。

“什么情况?”

“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似乎是在一家餐厅里发生了些口角,然后富二代把服务员打了一顿,现场有监控拍摄下来了。”

“怎么知道是富二代?”

“有人看到餐厅门口停着他的保时捷。”

“服务员男的女的?”

“男的。”

“没打死吧?”

“没有,只是轻伤。”

“很好,不着急,让‘大V’们先转。”

虽然我有些不太明白他问的这些问题究竟有什么意义,但还是听了他的意见,先按兵不动,看事态发展。

果不其然,两个小时后,伴随着几个百万粉丝的“大V”转发,这个事件迅速上了微博的头条,转发已经超过了五万次,这时有网友称,这个富二代是因为服务员把汤洒在了他几千块的衬衫上,才对他实施了殴打。

“这舆论真是太不利了,朝这个方向发展我感觉没救了。”旁边的同事自言自语。

“莫慌,现在发挥你们作用的时候到了,把你们每人那五十个小号开起来,去‘大V’底下评论,相互点赞,让网友‘人肉’他。”

“啊?这是……”我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别问,赶紧的。”

结果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他的身份信息就在网络上曝光了,这个富二代确实有钱,他爸爸还是某个公司的老板。

“OK,现在查查他爸公司的电话多少,我来给他打个电话。”

“为什么不直接打给他本人?”

“你傻啊,现在肯定被拘留呢,而且他手机一定不会开机的,没看网友把他电话都曝出来了吗?”

然后大刘就躲到走廊里打电话去了,我们几个人在房间里面面相觑,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大刘到底有没有他自己吹嘘得那么神奇,这一切我们都不得而知。

不知过了多久,大刘满头是汗地走了进来,喜笑颜开地告诉我们,富二代他爸说,他儿子明天就能出来,他了解舆论的走向后很有意向和我们合作,不过需要飞到他们所在的地方去谈,机票什么的他来搞定,事成之后给我们公司三十万。

“三……三十万?”我们纷纷发出了惊叹。

“三十万对他们来说算少了,不过既然我们刚刚起步,就当是给个体验价吧,到时候给你们发奖金,一人两万,不过这次得有个人陪我一起过去。”大刘笑着说道。

也不知为什么,大刘最终选了我,于是我们两人就连夜坐飞机去了富二代所在的城市。在一家高级餐厅里,他们父子俩接待了我们,可能由于这个事情在网上闹得很大,两个人看上去都显得很疲惫。

“所以还请你们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跟我们说说。”

“是这样的,当时其实也没什么大事,那个服务员态度超级差,我说了他两句,可能有点难听,他就拿汤泼我,我脑子一热就把他打了一顿,不过也没下重手。”富二代有些委屈地说道。

“警方那边怎么说?”

“因为他伤的很轻,就一些皮外伤,我们也愿意赔钱,那个服务员就答应民事调解了,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舆论问题。我儿子开着跑车去的,大家都看见我们家里有钱,而那个服务员腿脚有些不灵便,我儿子一开始并不知道,现在在网络一传,添油加醋一番就成了‘富二代当众殴打残疾人’,这几天我家里电话都快被打爆了,甚至还有人跑来我公司闹事。”富二代的父亲有些无奈地说。

“是有些麻烦,打架这种事情天天有,但能上新闻头条,一定有原因,你最大的问题不是打人,而是有钱。有钱也就罢了,出去吃个饭开什么跑车,这简直是赤裸裸地炫富啊,你知道现在的人多仇富吗?而且你打谁不好,偏偏打个腿脚不好的,仇富心加上同情心,你这不火也难。”大刘头头是道地给他们分析道。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公开道个歉?”富二代父亲问道。

“千万别,这是‘作死’,网民不吃这一套,觉得你演戏,博不来任何同情,您要一出镜,大家还得‘人肉’您,查您公司是不是偷税漏税,财产来源合不合法,所以现在最好的情况是你们啥也别做,我们去调查调查那个服务员是什么身份,你们不需要给自己洗白,白都是比出来的,而不是洗出来的。”大刘很深邃地笑了笑。

晚上回酒店的时候,我很好奇地问大刘,这个“比”究竟是什么意思。

“OK,现在查查他爸公司的电话多少,我来给他打个电话。”

“为什么不直接打给他本人?”

“你傻啊,现在肯定被拘留呢,而且他手机一定不会开机的,没看网友把他电话都曝出来了吗?”

然后大刘就躲到走廊里打电话去了,我们几个人在房间里面面相觑,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大刘到底有没有他自己吹嘘得那么神奇,这一切我们都不得而知。

不知过了多久,大刘满头是汗地走了进来,喜笑颜开地告诉我们,富二代他爸说,他儿子明天就能出来,他了解舆论的走向后很有意向和我们合作,不过需要飞到他们所在的地方去谈,机票什么的他来搞定,事成之后给我们公司三十万。

“三……三十万?”我们纷纷发出了惊叹。

“三十万对他们来说算少了,不过既然我们刚刚起步,就当是给个体验价吧,到时候给你们发奖金,一人两万,不过这次得有个人陪我一起过去。”大刘笑着说道。

也不知为什么,大刘最终选了我,于是我们两人就连夜坐飞机去了富二代所在的城市。在一家高级餐厅里,他们父子俩接待了我们,可能由于这个事情在网上闹得很大,两个人看上去都显得很疲惫。

“所以还请你们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跟我们说说。”

“是这样的,当时其实也没什么大事,那个服务员态度超级差,我说了他两句,可能有点难听,他就拿汤泼我,我脑子一热就把他打了一顿,不过也没下重手。”富二代有些委屈地说道。

“警方那边怎么说?”

“因为他伤的很轻,就一些皮外伤,我们也愿意赔钱,那个服务员就答应民事调解了,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舆论问题。我儿子开着跑车去的,大家都看见我们家里有钱,而那个服务员腿脚有些不灵便,我儿子一开始并不知道,现在在网络一传,添油加醋一番就成了‘富二代当众殴打残疾人’,这几天我家里电话都快被打爆了,甚至还有人跑来我公司闹事。”富二代的父亲有些无奈地说。

“是有些麻烦,打架这种事情天天有,但能上新闻头条,一定有原因,你最大的问题不是打人,而是有钱。有钱也就罢了,出去吃个饭开什么跑车,这简直是赤裸裸地炫富啊,你知道现在的人多仇富吗?而且你打谁不好,偏偏打个腿脚不好的,仇富心加上同情心,你这不火也难。”大刘头头是道地给他们分析道。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公开道个歉?”富二代父亲问道。

“千万别,这是‘作死’,网民不吃这一套,觉得你演戏,博不来任何同情,您要一出镜,大家还得‘人肉’您,查您公司是不是偷税漏税,财产来源合不合法,所以现在最好的情况是你们啥也别做,我们去调查调查那个服务员是什么身份,你们不需要给自己洗白,白都是比出来的,而不是洗出来的。”大刘很深邃地笑了笑。

晚上回酒店的时候,我很好奇地问大刘,这个“比”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上什么是黑,什么是白?没有绝对的好人或者坏人,你拿抢劫的和随地吐痰的比,当然抢劫的坏,但是抢劫的如果抢了杀人犯,他的性质看起来好像就没那么坏了不是吗?”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所以明天,我们去那家餐厅调查调查那个服务员到底什么背景,然后去走走他的邻居,问问他家里是个什么情况。”

3.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去了事发的餐厅。

“大刘,我有一个问题,每天新闻那么多,为什么你偏偏挑中这个事情啊?”在去的路上,我忽然问他。

“首先,富二代有钱,我们做这个工作就是为了赚钱。其次,这个事件本身有逆转的潜力,你看如果富二代把那人打残打死了,或者打的是个女服务员,这个事情就很难办了。”

“为什么?”

“下手太重就是刑事案件了,以我们目前的能力想要影响司法还是不太可能的。”

“那男女服务员又有什么区别?”

“这你要记住,在网络上女性主义者比‘公知’还要难搞。”

“现实中呢?”大刘微微一笑,没再说下去。

在餐厅里,我们点了些东西,然后给服务员塞了点小费,向他打听了那个被打的服务员的事情。

“老周这两天都请假没来,他平时挺孤僻的,不太爱说话,我们和他关系很一般。”服务员对我们说道。

“那他今年多大?”

“三十多岁吧。”

“三十多岁,视频上看起来有点老啊。”大刘转头小声对我说道。

“可能因为常年打工太辛苦,所以看起来比较沧桑吧。”我回答道。

大刘打发走服务员,显得有些愁眉不展,他告诉我从目前情况看不太乐观,这个老周显然是个穷苦人,腿脚还不怎么灵便,一看就是弱势群体,有钱人打穷人,还打残疾人,这舆论简直不能更差。

“那咋办,咱又不能捏造事实,说他不穷,或者说那富二代穷。”我叹了口气说。

“没关系,我们不从这方面入手,别忘了还有一招,我们可以转移视线,拿出你多年吵架的经验来,就事论事赢不过人家的时候,流氓一般怎么做?”

“道德审判!”我一拍大腿道。

“对啊,咱们去他家,查查他的生活作风问题。”

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到他所在的社区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个老周是个很自闭的人,和邻居的关系都处得不太好,脾气很暴躁,动不动就要和人吵架。

“那他平时打不打老婆,打不打孩子?”大刘试探性地问一个邻居大妈道。

“打啊,晚上经常听到摔东西,还有女人孩子的哭闹声。”

大刘立即拿起笔,在一个本子上刷刷地写着,吩咐我在一旁用手机拍几张照片。他看见路边有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在哭,便把他拉过来,让我给他来张特写。

“这……这根本就不是老周的孩子啊……”我有些尴尬地说道。

“我没说这是他的孩子,到时候发微博用他照片的时候,不要点明是谁就不是造谣,网友只要看到这孩子的样子,肯定同情心泛滥,一联想,愤怒很快就转移了。”

回到酒店,我们立刻就把今天得到的信息和照片发回了公司,让同事们去做微博。大刘真的很有这方面的天赋,他一下子搞了四五条微博的方案出来,一条是探究事情真相的,理性分析为什么富二代会动手打人,这个一定事出有因,然后截取了视频的前半段,也就是老周泼汤的画面,反复播放,引出他的情绪问题。紧接着就是爆料微博,假装老周邻居的口吻,说他平时打骂妻儿,还添油加醋了一番,更突出他的情绪问题。

最后是被大刘称为撒手锏的一条微博,他特意交代做微博的同事,这条不能太早发,看准时机,最好花点钱让几个‘大V’也转转,用上今天拍的那个孩子的照片,一定要修图,滤镜文艺点,配几句煽情的文字,什么‘爸爸你为什么打我,我今天很乖’之类的,一看就让人很想哭的那种,最后加个话题,叫作“对家庭暴力说不”。

“这是……”我有些不明白地看了看他说道。

“这叫‘圣母杀’,‘圣母’是网上最没有判断力的群体,他们不关心事情本身的对错与否,他们只在意自己的感受。”大刘自信地对我点了点头说道。

由于奔波了一天,这天晚上我们早早就睡了。等到第二天大刘把我推醒时,已经是中午了,他兴奋地叫我去刷刷微博,我揉着惺忪的睡眼拿过手机一看,不禁震惊了,没想到不到短短12个小时的时间,网上的舆论果真如大刘所言,被彻底颠覆了。{书籍朋友圈分享微信Booker527}

我仔细看了一下网友的评论,原本骂富二代的评论开始变成夸赞,都说他打得好。有人说如果遇到这样态度的服务员也会打他,还有人说老周虐待自己的孩子老婆,这种人渣总要有人来收拾他等等,我心想,这一定是老刘策划的那几条微博发挥的作用。

老刘通过自己的经验和精准的判断,一夜之间逆转了整个事件的走向,几天后随着事件热度的消退,富二代的爸爸如约给了我们公司三十万,并外加他表示感谢的二十万。而服务员老周则非常不幸地被餐厅给辞退了,他还偷偷搬离了原来住的小区,至于他往后的人生变成了什么样,我们再也没有听说。

4.

经过那次事件后,我不禁对互联网舆论的强大力量与变幻莫测,感到一丝敬畏,更被大刘的敏锐与手段所深深折服。后来公司又接了几单业务,变得越来越有钱了,知名度也越来越高。我们从一开始自己找事做,发展到后来,会有客户直接上门寻求帮助。大家也如大刘当时所承诺的,搬到了市中心的办公大楼里。

这几年随着资金的逐渐雄厚,掌握的资源也越来越多,我们公司开始变得无所不能。上个月一家知名公司,因为产品质量问题在网上被骂得狗血淋头,甚至被网友公开抵制了旗下的所有产品。当他们来到我们公司提出报价,希望挽回声誉时,大刘却笑着告诉他们:“你们如果提高一倍的价格,我可以帮你们顺便把广告做了,保证产品销量不降反升。”

客户当时都惊呆了,我在一旁也暗想,大刘这回真成大牛了——吹牛吹大了吧。但在大刘当场承诺,做不到全额退款后,客户还是很干脆地把合同给签了。

客户走后,我问大刘:“这也能逆转,还提高销量,你是没看新闻吧,他们那产品可是把人房子给烧了啊。”

“烧了又如何,之前再轰动的事件,现在不也没听人提起了吗?网民都是健忘的,今天抵制这个,明天要那个真相,到头来谁结婚了谁出轨了,大家不都屁颠屁颠去点赞啦。别忘了我之前讲给你的话:互联网上无大事,只怕明星太老实。”

“所以你要怎么做?”

“他们产品不是被黑惨了吗,那就破罐破摔啊,强行自黑。不要相信什么危机公关,既然跌都跌倒了,不如爽快点把裤子也脱了,有点娱乐精神行不行?”

随即,大刘让我去写一篇文章,就用他们公司的官方公众号发,题目就叫《总有那么一款产品,适合送给你的前男友》,并且官方微博上再弄一条公告,以后只要买这款产品,就送灭火器,买几个送几个。

我将信将疑地把内容做了,当天就发布了,没想到反响居然出奇的好,从最开始的大量转发到后来所有人一起调侃这款产品,无数段子手在网上争奇斗艳,这件事渐渐由一个负面新闻变成了全民娱乐。

一开始网友都评论说,这公关肯定是疯了,没见过大公司敢自己这么黑自己的,这到底是拖欠了员工工资,还是自己已经放弃治疗了。但几天过后,大家纷纷表示黑了这么多,居然开始有点“黑”转“路”甚至转“粉”了,觉得这公司莫名有点亲和力的样子。

看舆论已经沉淀得差不多了,大刘打电话跟他们公司说,现在你们可以开始道歉了,把你们原先准备的那些漂亮话说给大家听,承诺以后会严加把关质量啊什么的,几天前你们发这些东西可能会被骂得更惨,现在大家肯定愿意接受相同的话了。

于是我忽然明白了这里面微妙的心理学,做错事后肯定不能在气头上道歉,先打自己两耳光,最好再出点丑把对方逗笑,对方肯定就平和多了。

就这样,那家公司的产品果真比出事前卖得更加好了,“前男友订制”更是成为他们产品的一个营销招牌,而我们公司再次借机大赚了一笔,大刘也成为业内神话一般的存在。

不过,令我们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仅仅一个月后,我们公司因为一个事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之中。

5.

那天下午,一个戴着黑色墨镜和口罩的女人,独自走进了大刘的办公室,拿出一张信用卡放在了桌上。

“这里面有三千万,你愿不愿意来帮我做一件事情?”她进来后只说了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原来,这个女人正是如今当红的一线电影明星郭小姐,她提的要求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希望用舆论彻底击垮和她同样如日中天的另一名当红女星,吴小姐。

“这个事情,我考虑一下,三天后给你答复。”大刘当时这么回答道。

这样的回答对大刘来说真是史无前例,毕竟以往哪一次他不是胸有成竹地拍拍胸脯保证一定完成呢,他的自信在这张轻飘飘却又沉甸甸的信用卡面前,不知为何灰飞烟灭了。

她走后,大刘直接找到了我,说这个事情太大也太敏感,全公司现在就我们俩知道,他会来找我也是因为我跟了他这么多年,只有我是最值得信赖的人。

“一个明星要毁掉另一个明星,还是彻底毁掉,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没听说她俩之前很熟,能有什么瓜葛啊,而且戏路也不冲突,根本谈不上什么竞争关系。”

“我跟你说,娱乐圈的水很深,不要用局外人的眼光去审视,你看到的都是她们表面上的风光,她们经历过什么,有多大的背景,岂是我们能够揣测的?”大刘焦虑地点起了一根烟说道。

“那你现在在犹豫什么呢?”

“虽然三千万没有人会不心动,但首先,我并不知道郭小姐的意图究竟是什么,这让人心里很没底;其次,两个人都是这么大的‘咖’,都有着巨大的背景和‘粉丝’量,想要控制压倒性的舆论难度巨大;最后一点,是我最难过的自己这一关,毕竟这可是用舆论毁掉一个人啊,你看我们公司做了这么多年,都只是在扭转一些不利的舆论而已,做到这种地步,真的没法不让人好好斟酌一番。”

“可当年老周的人生不就是被我们毁掉的吗?”我忽然回忆起了多年前我们接手的第一个事件。

听完这番话,大刘又陷入了久久的沉默,直到手中的香烟几乎燃到手指。

“这件事其实我一直没忘记,当初为了公司,为了我们的第一单生意,不得不牺牲掉老周,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在问自己,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正义?在这个复杂的世界,我们究竟应该站在哪一边,这让我始终夜不能寐,或许这次的事情,就是要让我还之前欠下的债吧。”大刘叹了口气说道。

三天后,大刘不出所料还是接下了这个请求,他让我这段时间住到他的家里去,仅由我们两人完成一切的策划与推进。

“我们两个人怎么可能完成这么大的一个事情?”我问大刘。

“当然不可能只有我们两人,我只是不想动公司的资源,毕竟人多口杂,搞不好引火上身。这些年我私下还是积累了不少自己的人脉和资源,他们都是值得信赖的人,需要的时候去一个电话就能搞定,我现在最需要的是方案,先从哪里开始,随后在哪个时间点造哪些舆论来推进,这些都需要提前计划好,走错一步就很难挽回了。”

我给大刘的建议是,需要先请一些娱乐记者去监视吴小姐,看她最近都在干什么,有什么绯闻,然后查查她这些年的新闻,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良记录。

大刘点点头说可以,但并不指望能有什么结果,毕竟如果明星本身有什么大问题,涉黑吸毒出轨之类的,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出面就已经完蛋了,郭小姐有必要花这么多钱来请我们吗,她随便花点钱找个人爆料不就完了,毕竟,这些年倒在这上面的明星还少吗?!

“那怎么办,她本身如果没有任何黑点,舆论从何而来,我们又不可能造假新闻,更不能引诱她去做什么事情。”我托着脑袋陷入了绝望。

“先不着急,这不是一个马上就能出成果的事情,我先让记者们跟着她,拍一些照片回来,然后我们再看看有没有什么突破口。”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在大刘家陪着他日夜查资料、想方案,分析娱乐记者给我们发来的偷拍照片,但果然如大刘一开始所言,吴小姐的生活过得很平常,除了拍戏之外,每天就是和朋友吃饭喝酒什么的,并没有什么值得我们做文章的地方。

一周后的一个凌晨,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大刘的电脑里忽然收到了几张吴小姐在街边小店吃夜宵·的照片。

“这是……”大刘眼里忽然有了光芒。

“这不就是和朋友一起去吃大排档的照片吗,有什么问题么?”我很诧异地问他。

“从表面上看,这照片确实再普通不过了,问题在于,他们去的这家店并不普通。”

“是什么店?”

“这是一家专门做狗肉的店啊!”

6.

大刘话音刚落,我立刻就知道他指的突破口究竟在哪了。

“这真是厉害,网络舆论中这么大的一个群体居然被我们给忽视了,这要是能借助爱狗人士的力量,不把吴小姐黑出银河系才怪呢。”我看着这张照片不禁露出了笑容。

“嗯,最重要的关键在于,吴小姐原本的‘粉丝’中肯定也有爱狗人士,要知道一些人可是爱狗胜过爱全人类呐,这个新闻一出,她自己的‘粉丝’里肯定也会有不少‘粉’转‘路’,甚至转‘黑’的,这真是给她后院点了一把火。”

“但靠这新闻彻底毁掉吴小姐似乎很难吧,这虽然是个引战的黑点,但也算不上什么大事,而且很多理性的路人肯定会站出来支持吴小姐,说吃狗肉又不犯法、只是个人选择之类的话。”

“别着急啊,这仅仅只是个开始。黑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循序渐进,从小事开始给她制造一些负面形象,慢慢把她变成一个不讨人喜欢的人。你想想你为什么会讨厌一个人,很多时候不是因为他犯过什么大错,而是他身上一些让你不舒服的东西日积月累所形成的一种刻板偏见。”大刘解释得头头是道。

于是这条爆料新闻就这样被我们做了出来,“吴姓女星深夜同友人光顾狗肉店”,当然为了规避有可能产生的关于“吃狗肉是个人自由”的观点,我们同时炒热了“这家狗肉店到底正不正规,狗肉的来源究竟是哪里”这样一个非常有倾向性的怀疑,不出所料吴小姐的微博在短时间内就被爱狗人士们占领了,被骂得那叫一个狗血淋头。

正当我和大刘以为吴小姐这次必然会很难堪的时候,没想到,她的微博主页在仅仅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发出了一篇长文,解释自己根本就不是去吃狗肉的,而是去帮朋友寻找丢失的狗。随即还配了一系列照片表明自己也是一个爱狗的人,希望大家保持冷静不要轻信谣言。

鉴于这篇文章写得十分通情达理,感情丰富,逻辑清晰又很通顺,舆论在短时间内就被逆转了。

“这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大半夜的跑去餐馆找狗,还说我们是造谣!”大刘气得直拍桌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的反应未免也太快了一点,才一个小时就写出这么长的一篇文章来,还配图。”

“我们低估我们的对手了,从这文章的文笔还有思路上看,这显然不是吴小姐自己写出来的,她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团队,而且是一个能力不亚于我们的公关团队。”

“所以我们……”

“对,我们有大麻烦了,我们现在不是在黑一个人那么简单,而是在和另一个顶尖的公关团队进行一场较量。”

大刘摁着太阳穴,很焦虑地对我说道,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对决,就像法庭辩论一样,我们是进攻方,我们得负责举证,他们是防守方,只需要推翻就够了,我们要付出的努力远远要比他们来得更艰巨。

“所以我们没有胜算吗?”我问大刘道。

“不是没有胜算,而是胜算很小,如果吴小姐没有这个团队,她自己在微博上和‘粉丝’掐架,或者胡乱发表观点,情况只会对我们有利。但这个团队的危机公关做得很漂亮,我们以后无论黑她什么,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们强行否认洗白就可以了,而且从文笔上看,他们很有煽动力,这让我们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局面。”

“不然放弃算了,咱不趟这浑水,这钱大不了我们不要了。”

“不,这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我并不在乎这个钱,我做这行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遇到过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一次我必须要让他们知道,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舆论大师。”大刘的眼神里写满了我从没见过的东西。

7.

接下来的几天,大刘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他不再跟我有过多的交流,而是一个人闷头在书房里呆着,一呆就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偶尔吩咐我去查一些无关紧要的资料。

作为跟了大刘这么多年的人,我自然不甘心一直帮他做这些杂事,我也希望终有一天能成为和大刘一样的人,但我知道,我一直缺少一个机会来证明我自己。

大刘闷头在书房里研究策略的时候,我脑海里无端浮现出了,他前几天跟我说的一句我很在意的话。

他说我们这次的较量就像是法庭审判,我细细回味了一下,觉得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我们就像是原告方,需要举证吴小姐“有罪”,并且形成一套严密的逻辑来使“法官”,也就是大众舆论相信我们所说的话,而吴小姐背后的团队则像是被告方的“辩护律师”,只需要负责推翻我们的举证。而我们最不利的一点在于这个“罪名”很可能只是一个莫须有的东西,在没有决定性证据与动机的情况下,想要说服“法官”真是太困难的一件事情了。

我是一个很喜欢玩推理游戏的人,曾经把《逆转裁判》玩通了好几遍,我回忆起游戏里的主人公经常在形势非常不利的情况下,将思路逆转过来,最终巧妙地证明了凶手的罪行。在查阅了诸多资料后,我忽然灵光一现,连忙兴奋地跑去敲大刘的门。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大刘一脸疲惫地问我道。

“大刘,我想到了一个方案。”

“说说看。”

“既然现在我们无论找到什么黑点,吴小姐的公关团队都会出来洗白,那我们不如换一种思路,不用我们主动给她抹黑,而是等他们自己说错话。”

“怎么说?”

“就像审问犯人一样,我们直接问他是否杀了人,他肯定会矢口否认、各种狡辩,但我们完全可以根据现有的证据,问一些看似无关紧要,却暗藏陷阱的问题,他很可能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说漏嘴,把自己的不在场证明推翻。”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就像你朋友欠你一千块,你没写借条,直接找他要钱他很可能不承认,但你如果跑去跟他说‘你欠我的一万块什么时候还我’,他一着急肯定说‘我明明就借了你一千块’,这就变成了证据,不错不错,很高明。”大刘拍手表示赞赏。

于是我们俩很快就统一了这个思路:拿一个莫须有的故事强行质疑吴小姐,逼他们公关团队写文章洗白,当他们在解释这件事的时候,其实已经中了我们的圈套,把我们原本想要黑她的点给证明了。

可是在挑选故事和设计质疑的过程中,我和大刘又犯了难,如果想要达到让吴小姐身败名裂的地步,这个污点必须足够大才行,我们究竟要用到哪一种大众心理,把她放在哪一群人的对立面,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达到我们的目的呢?毕竟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之前的失败也浪费了许多时间,离郭小姐给我们的期限越来越近了。

“怎么办,好像已经没有什么思路了。”不知过了多久,我抬头默默看着天花板,不禁觉得有些失落。

“可能是我们一开始就把这个问题想得太复杂了,放心,我已经有了一个不太寻常的方案。”大刘拿手指有规律地敲击着桌子说道。

8.

夜里,微博上忽然出现了一条并不起眼的八卦,细数了吴小姐自出道以来的所有感情经历。

这原本并不是什么很博人眼球的事情,毕竟明星的情感八卦每天都有,很多不太火的连热门榜都上不了,网友们对此早就司空见惯了,比起一些更大的猛料来说,这不过只是餐后的小甜品罢了。

然而这篇八卦却以一种怪异的春秋笔法,把这些感情经历写得如同小说一般曲折离奇,充斥着许多值得玩味的语调,让人看得津津有味。这顿时引起网友们巨大的兴趣,转发评论量一时间居高不下。

随后吴小姐的公关团队立马出来发声明,表示这篇八卦里很多东西都被人为加工过,很多细节也并不真实,希望大家不要偏听偏信,也请这个写文章的人立即删除,否则要追究他损害他人名誉的法律责任。

很奇怪的是,文章作者立刻在网上公开道歉,并删除了这篇八卦,同时还相当隐晦地透露出自己是因为一些不可描述的外部压力,不得不选择这么做。

由于八卦里提到,吴小姐的某个前任是一个非常有钱有势力的人。大家不禁开始纷纷猜测,是否因为这篇八卦触及了某些不得了的人的隐私与利益,才导致这么迅速地被公关、删文的。

出于一种强烈的好奇心和莫名的正义感,网友们便开始自发地扒起了吴小姐的各种历史。也许是为了博关注,也许是真的知情,各种自称是吴小姐朋友或者前同事的人都跳了出来,发布了许多真假难辨的消息,甚至连她出道前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过的一些偏激言论都给扒了出来。

随着舆论越来越复杂且失控,吴小姐的公关开始失去作用,他们每发一次声明,这个声明本身包含的信息都成为下一次爆料的论点,随后吴小姐方面不得不选择保持沉默。

最要命的是,一时间网上所有人都在扒吴小姐,在“吃她的瓜”,这种一边倒的舆论是最难处理的,因为人设这种东西建立起来容易,一旦崩塌之后再想修复可谓难于登天。一直以良好形象著称的吴小姐,遇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

可事实上,整个事件发展到现在,我们除了一开始写了那篇无关痛痒的八卦,并删掉以外,几乎没有再做任何事,后来的一切大多数都是网友们自发的行为。

随后的几个月,吴小姐的公众形象一落千丈,事业也陷入了低谷,生活中还要饱受着许多不知名人士的骚扰和人身威胁,终于在某天夜里,不堪巨大身心压力的她,服下大量安眠药,在家中自尽了。

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在我和大刘的掌控之中,除了这个出人意料的结局。

在吴小姐自杀消息传出的那天晚上,大刘把我约到了一个烧烤摊,他喝着酒,眼里写满了疲惫与怀疑。他告诉我,其实他早已把郭小姐当初给他的那笔钱原封不动全退了回去,因为他后来得知郭小姐想毁掉吴小姐的理由,仅仅是因为她在刚出道时,被比她出名的吴小姐用言语羞辱过一次。

“所以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仇恨吗?”我问大刘。

“我曾经不相信这一点,但当这些年看了这么多东西,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仇恨究竟能大到怎样的一个地步。为什么互联网舆论的力量能如此强大,因为它有时就被这种负面的本能驱动着,富人瞧不起穷人,穷人嫉妒富人,每个人都渴望做英雄,却只能寄望于伤害与自己不同的人,这或许就是人性本质里的‘恶’,根深蒂固。”

“因此干我们这行,也是有罪的吧。”我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只是引诱亚当和夏娃吃下禁果的蛇,不过亚当夏娃吃的是善恶果,而我们给的是罂粟种子。就好像最后毁掉吴小姐的,并不全是我们,我们只是亲手打开了那个闸门,洪水自然而然就把她淹没了,而每一滴水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舆论这东西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不仅可以被操纵,更多时候它根本不需要被操纵,它自己就能伤害人。”

第二天早上,大刘悄无声息地不辞而别了,他临走前把公司交给了我,然后就人间蒸发了,除此之外没有留下任何多余的话。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大刘,他究竟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也没有任何人知道。后来的我只有在每次上网时,看见铺天盖地的宣传或攻击,情绪激动的网民与言论,以及无数扑朔迷离却来去匆匆的事件时,才会偶尔想起这么一个人,他曾经躲在这所有喧嚣的背后,仅仅在一个屏幕面前,自信而有条不紊地操纵着这一切。

或许大刘还在,或许无数个像大刘一样的人还在,更或许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大刘……

  1. 网站投稿: 推荐网站&使用经验,可以附带投稿人的链接,公众号等宣传信息,投稿邮箱:young-mail@qq.com;
  2. 本站所有资源均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仅供学习参考,严禁用于任何商业目的,本站不对您的使用负任何责任。

网友喜爱

      推荐区